伊莉百科全書 >>所屬分類 >> 文學   

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 編輯詞條 發表評論(0)

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

成語,意爲野心非常明顯,爲人所共知。司馬昭是三國時魏臣,權傾朝野,其黨羽曾刺死魏帝曹髦。其子司馬炎後來篡魏自立。

西元 260 年的一天傍晚,洛陽城突降急雨。
雨點由疏轉密,天空一片灰暗,間或有雷霆閃電。

  歷史在這一天的最大落筆不是洛陽城的這場暴雨,而是發生在皇宮中的一場政治風雨。與宮外劈裏啪啦的雨聲相呼應,皇宮中也是一片鼓噪,人呼馬嘶,兵器相交。原來是魏帝曹髦“見威權日去,不勝其忿”,決定出宮親手殺掉權臣司馬昭。曹髦帶著冗從仆射李昭、黃門從官焦伯等宮廷侍官下了陵雲台,穿上鎧甲,挑了兵仗,集合宮中士兵,要出討司馬昭。

  宮中頓時大亂。

  有官員攔住曹髦,上奏說天降大雨,出師不利,請皇帝收回成命。曹髦一把將他推開。

  侍中王沈、尚書王經、散騎常侍王業聞訊趕到。曹髦見三人到來,不等他們開口,大聲訴起苦來:“司馬昭之心,路人所知也。我忍受不了他的羞辱了,不能坐等被他廢黜。就讓我們君臣在今天解決此事。今日當與卿自出討之。”

  王經誠懇地勸諫道:“昔日魯昭公忍受不了專權的季氏,結果敗走他方,失去國君之位,爲天下取笑。現在國家大權操縱在司馬家族已經很久了。朝廷四方都有司馬家的親信爪牙,人們不顧逆順之理已非一日。皇上的宮廷宿衛兵甲寡弱,怎麽能夠作爲成大事的依靠呢?兵勢一旦發起,就好象病情可能非但沒有祛除,反而會加深!甚至可能出現難以預料的災禍。請皇上詳加考慮啊。”

  曹髦聽到如此冷酷的現實分析,胸中怒火熊熊燃燒。他掏出懷中的板令狠狠地擲在地上,厲聲說:“我意已決。即使事敗身死,又有什麽可怕的呢?更何況不一定死呢!”

  曹髦抛下三人,匆匆告別太后,率領宮中宿衛、官僮數百人,敲起戰鼓,出雲龍門而去。皇帝身披新甲,坐在車駕之上,手持寶劍,大呼殺賊,激勵士氣。這一幕在中國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出現。

  王沈、王業兩人見此,決定去向司馬昭彙報投誠。他倆招呼王經一起去告密:“事已至此,我等不能自取滅族之禍,應該前往司馬公府自首,以免一死。王尚書同去否?”王經回答說:“主憂臣辱,主辱臣死。你們倆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王沈、王業見勸不動王經,快步出宮,抄小路報告司馬昭去了。

  這一邊,曹髦率領著數百僮仆,鼓噪而出。

  司馬昭的弟弟屯騎校尉司馬伷正好有事入宮,遇到震怒的曹髦和宮中的烏合之衆,大吃一驚。曹髦左右大聲呵斥他,司馬伷一行慌忙躲避而走。曹髦可謂旗開得勝,對這次肉搏的前途更有信心了,於是他喊得更響了。隨從們受到感染,旗幟和兵器也揮舞得更歡了。

  在皇宮南闕下,得到消息的司馬昭黨羽已經在中護軍賈充的率領下,集合軍隊,列陣迎戰了。司馬父子常年掌握軍隊,集合的軍隊戰鬥力自然不是曹髦的烏合之衆可以比擬的。賈充見到宮中緩緩出來一支不倫不類的軍隊,嗤之以鼻。他揮手示意主動反擊,自己帶兵自外而入,撲向曹髦軍隊。曹髦的軍隊見狀就潰散後退了。

  曹髦急了,高喊:“我是天子,誰敢攔我!”揮舞著寶劍,左右亂砍。司馬昭一邊的將士見小皇帝赤膊上陣,不知所措,只好小心躲避,不敢進逼。宮中士兵和僕人們見狀,又聚集起來,向宮外繼續前進。兩邊軍隊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,開始膠著。曹髦認爲這是上天保佑曹家,自己身爲天子,天下無敵,更加起勁地舞劍向前沖。

  司馬家一邊的軍隊慌亂躲避,形勢開始不利於司馬昭了。

  在司馬昭一邊的太子舍人成濟跑過去問賈充:“事情緊急了!中護軍,怎麽辦?”

  賈充惡狠狠地說:“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。司馬家如果失敗了,我們這些人還會有好下場嗎?還不出擊!”他對周圍的士兵高喊:“司馬家養你們這些人,就是用在今天的。今日之事,沒有什麽可以遲疑的。”

  成濟略一思考,說:“沒錯!”,接著抽出鐵戈,向曹髦刺殺過去。

 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,請 編輯詞條

上一篇仙劍奇俠傳4支線任務

詞條內容僅供參考,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
(尤其在法律、醫學等領域),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。
1

收藏到: Favorites  

詞條信息

kitg1a29
kitg1a29
幼兒生(0/200)
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  
20191
20191
幼兒生(0/200)
最近編輯者 發短消息   

相關詞條